思緒搖晃得太厲害,我失眠了。

凌晨1:20,我走向嘉義北上的月台,寒風促使我緊緊捏住開往桃園的火車票,售票人員說,跨年前後很多人搭車,凌晨也不例外,實在沒辦法幫我找到直達桃園有座位的票,問我是否能拆成兩張,一張嘉義到彰化,另一張彰化到桃園,中途換車廂?天色已晚,我別無選擇的搭上這班火車,你一定想問我:「爲什麼不事先訂好車票?」,我想回答:「因為你無法預測這趟旅程會讓你留戀多久」。

此趟嘉義之行,除了想避避台北的溼冷、享受難得的跨年假期外,更重要的是我想釐清一些事情。個人的旅程從一年多以前就已經開始,離開同儕後,路上發生什麼事情都只能靠自己了,點燈的引路人不常見,又或者他指了一條會讓你走到天涯海角也看不到曙光的路,仔細權衡這一路上的消耗與成長,我發現2012的我在很多方面都已經走到十字路口,包括生活模式、感情、夢想......末日沒有來臨,但另一個新的世界要開展......

****************************************************

嘉義的白天很溫暖,但日夜溫差很大,早上搭乘客運南下時,天氣一路從溼冷到燠熱,心情也愈來愈期待興奮。問到嘉義有什麼,婉靜立刻回答我美食和夜市,看來2012結束前體重要破表了......

我們去品嘗嘉義非常有名的「噴水雞肉飯」和「御香屋」飲料,吃完很有飽足感的正餐之後來杯酸甜的飲料真是一大享受!店面旁邊就是嘉義市噴水池圓環,也是本次嘉義之行--國際管樂節的重點表演區域,圓環周遭都掛上了「五雞」的宣傳大海報,管制區域以外的地方擠滿了人,開場還有來自圖瓦共和國的奔馬管樂團,足見這個活動的盛大以及嘉義對此活動的重視。

嘉義圓環  

騎馬管樂隊1  

嘉義國際管樂節      

 

嘉義國際管樂節已經連續舉辦很多年了,婉靜說她以前每年都說要來看,但沒有一年成行,今年終於如願了。結論:把想實現的事情和自己以外的人做連結,才能有效監督自己去實踐(笑)

管樂節合照  

 

今年表演隊伍比較多是國內的學校單位,但仍然很精采,婉靜一直在我旁邊稱讚中正預校樂旗隊的學生身材很好XD

中正預校1  

中正預校2  

 

最引人注意的其實是最後的法輪功管樂隊,隊伍龐大,井然有序,音樂也氣勢磅礡,不是我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但他們真的讓前面的隊伍光芒黯淡。

法輪功管樂隊  

 

遊行結束後,我們趕赴體育館,準備參加管樂節的盛大晚會。

前往體育館的路途,我坐在機車後座,聽著婉靜熟門熟路的指引著嘉義的街道,儼然是個嘉義人,排除工作因素的認識,我們真正可以開始熱切的聊天也是從坐車開始,某天較晚下班,婉靜隨口問要不要順道載我回家,我知道其實並不順路,所以第一次沒答應,後來又有一次遇到類似的狀況,想到等公車就讓我有點頭痛,於是詢問婉靜是否方便送我一程,婉靜也爽快的答應了,爽快的程度就像在嘉義的夜市夾了滿滿一袋的滷味,預算無上限、食量無上限!和個性爽朗的朋友相處就像出遊遇上大晴天,陰影在腳下縮成最小的區塊,只留下陽光帶來的暖暖幸福。

騎馬管樂隊2  

我們坐在體育館的台階上欣賞嘉義管樂節的重頭戲,隨著天色,館內的燈光將場地染成一片溫暖的黃光,這也是屬於回憶的顏色,即使這次的管樂不包含國樂,我耳邊依然響起了竹笛清脆且輕快的聲音。

朝聖完管樂節與夜市美食,時間已經來到晚上11點,我們坐在7-11窗邊的坐檯,靜靜看著這個開始飄著細雨的美好城市,嘉樂福夜市依舊在不遠處喧囂著,這一刻我覺得台灣南北的差異其實沒這麼大,人與人之間的界線也在雨絲中模糊了,從和婉靜的對話中,我逐漸能對自己部分的困境釋懷,但同時也生出更多焦慮,每個人都在爲生活努力著,尋找最適合的安身立命方式,生命不是學校考試,本來就不會有標準答案。12點過後,灰姑娘仍然要拿起掃帚,忘掉南瓜馬車與玻璃鞋,重新面對角落的塵埃,而我則要去面對那些尚未邁開腳步的決定。

謝謝婉靜讓我的2012末變得如此精采,更要感謝她拋下姐姐(?)在氣溫急速下降的深夜陪我在火車站等車。

****************************************************

放下背包,輕鬆的躺在火車座椅上,火車預計凌晨兩點多會抵達彰化,在此之前是我的第一輪睡眠時間,把睡眠和通車時間結合應該算是善用時間吧?起初我認為這是個完美計畫,沒有因為事先訂車票而遺漏嘉義之行的美好回憶,還能省下時間做更多事,我已經想好火車抵達家鄉後我要在太陽升起的那一剎那迎接嶄新的一天,但事後才知道最無法控制的不是時間,而是自己。

火車上坐得滿滿的卻寂靜無聲,每個人都將座位往後壓低,把各自的故事都收在沈重的眼皮下。「我很累了,閉上眼就該睡了」像哼搖籃曲般,我這樣輕聲告訴自己。

火車接近彰化時,我從淺眠中醒來,想起了一位遠在彰化員林生活的朋友,我睜開眼掃了一下車上的紅色跑馬燈:「本車沿途停靠:二水、田中、員林......」很奇妙的,在大四以前我們根本不熟,但大四那年的相處卻讓我畢業後三不五時想起她,關心她的近況,即使好幾個月沒聯絡,我們仍能在skype或facebook上聊個沒完,以前常開玩笑:「離婚協議書快簽一簽,不要再叫我老公了」,現在我卻不打算糾正她,因為那是VIP的專屬權利。

只可惜這趟旅程沒有多餘的時間讓我去找她,彰化到了,第二輪睡眠就要開始了,新座位的風口卻在上方,冷得我用外套把腰部以上通通蓋住。

 

「你有聽過制約反應嗎?」離開前,婉靜這樣問。

「你說的是那個聽到鈴聲就流口水的東西嗎?」

「我們以前在訓練鸚鵡的時候就是用這個方式,例如我們要訓練牠說『你好』,平常就會一直跟牠說『你好』,牠都不理你,直到有一天,你突然聽到牠說『你好』,這時你就要立刻給牠一顆瓜子,以後牠只要說『你好』,就要立刻給瓜子,習慣後牠就會知道你要什麼,對人也是一樣,有些事情一定要立即、持續。」

 

火車持續北上,冷得我意識格外清晰,只好起身把背包裡的禦寒衣物通通換上。

 

「其他人都好好的,為什麼只有我和他談完後很失落?」管樂節晚會開始前我這樣問。

「不,不只有你,只是你沒看到。我曾跟他說我很想存錢買一台相機,結果他說他根本不拍照。」

「那不是跟我一樣?我說我喜歡文學,他說他根本不看書。」

大家都說要尊重生物多樣性,為什麼我感覺不到?

 

火車抵達斗六,我還是睡不著,頭上的外套一直往下滑,換個姿勢總行了吧?旁邊的旅客微微發出鼾聲,我卻連別人衣角輕碰外套都有感覺。

 

「沒看過外面的世界,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長什麼樣子。」

「如果我跟她說過我的看法了呢?」

「我保證,事情不會被解決的,最後一定還是委屈你。因為她沒看過外面的世界,將軍如果都把自己當小兵用,你還能期望什麼呢?」

 

「如果你不抬頭看天上的星星,你的夢就不會跟你走到天邊;如果你怕冒險,你就不會知道你的心是如何在跳舞;如果你不相信奇蹟,世界上的事就多半與你無緣---李偉文」

 

「我是為了理想而來,如果我們也和外面一樣,那就不值得留戀了。」

 

「什麼是你最喜歡的事?」

「寫作。」

「什麼是你最不能放棄的事?」

「寫作。」

 

「今晚的故事,也許我可以從嘉義說起,沿著火車一路北上,寫到桃園......」在極度疲倦下,我竟然還想著寫作。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預兆會繼續對你訴說著你的寶藏和你的天命,然而,隨著時間流逝,預兆有時會背棄你,因為你已經停止去傾聽了,一切都太遲了。」每當腦中靈光乍現或是下筆順暢自如,我就會慶幸我的夢想還沒放棄回應我,即使我曾經拋棄它好幾年

 

台中、苗栗、竹南......凌晨四點多,腦中接二連三的跳出所有關於生活、夢想、答案的東西,明知該睡覺,我卻無法控制自己不斷想下去,我的心不知為何在此時強烈的想要與我對話,但我已經累得沒有辦法回應,手腳冰冷,胸口卻有燥熱的感覺,以前大學只要熬夜趕作業我就會出現相同的不適感,但當時就算再累,我都還記得自己爲什麼熬夜。

 

「那是關於家鄉的故事,那是班上我覺得最特別的朋友--一個不知是桃園還是新竹的朋友,只有她能這麼順暢自如的用客語寫作,那我呢?是不是唯有成為最好才有資格稱為『不錯』?」

 

窗外微微出現亮光,窗上的雨絲更加明顯,我的第二輪睡眠終究沒有完成,一夜未眠的結果就是身體出現像跑完馬拉松後的肌肉酸痛感,如果火車持續前進,直達台北、宜蘭呢?故事太多,我不能再想了。

 

「你相信緣分嗎?」婉靜問道。

我的腦中立刻閃過兩件事,一件在高三晚自習的教室,我和坐在前面的朋友聊到我們曾經看過的書、最想做的事情,才發現我們是彼此的知己,但指考在即,一切都太遲了。另一件是在大三,原本少有交集的社團學姊,因為那年恰巧同住一寢,從此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這次沒有再錯過,於是我立刻回答:「當然相信。」

 

走在凌晨5點的桃園街上,冷清陰暗,冰冷的空氣讓我精神抖擻,思緒依舊像脫韁野馬般一路北上,既然已經無法睡覺,我放棄等待6點的首班公車,一路步行返家。每當思緒混亂,我就習慣一個人不斷的在夜晚街道上走著、想著,不要有人誤闖,這個十字路口才能平安度過。

 

把用不到的東西轉送,把過往的回憶封箱,把積欠的故事脫手,接著,靜待佳音,決定去留。

在10月生日前,我跨過第一個十字路口,迎接我的是另一個更為錯綜複雜的廣大世界,但我感謝前一段路途的引路人,即使離開了,我都會記得你們一路上的栽培,我會永遠記得擁有夢想是多麼可貴的事,尤其是當別人質疑夢想的「價格」時,你更應該挺身捍衛心中那朵小小的火花,勇敢的人才能獲得生命的獎賞。在別人眼中你們很神秘,那就讓它神秘吧,就像我們以前曾說的:「能進來的人都是被選中的」,我何其有幸!

而在2013年的1月初,我投下另一封重要的決定,我知道這個決定就像闖平交道一樣的危險,但我已在平交道前駐足許久,耳邊聽著「叮噹--叮噹」的警示聲,看著載滿旅客的列車一班班駛過,警示聲從來沒有停過,沒有讓人喘息的空間,我好幾次想放棄,提起和放下都是不容易的事,而當提起和放下形成沒有終點、無可遏止的循環時,我真的等得很累了,所以我還是跨出去了,有人說這不是浪漫,是自私,對不起,就讓我自私一次吧!「站在沒有站牌的地方當然等不到車」,我一直都知道前人的經驗寶貴,但身歷其境的時候才知道理性的渺小。

 

就這樣安靜的走著,在桃園生活的18年,我從未見過它清晨的模樣,寒冷但卻清新,沒有陽光卻讓人內心飽滿。躺下柔軟的床鋪前,我問自己:「那......第三個十字路口呢?」

 

「我覺得你是個______的人,你缺乏______,你應該要______」我啞然失笑,連知心好友都未必知道我的愛慕與喜好,你怎能傲慢的論斷?就這樣吧!

 

我們緣分太淺,這個十字路口的方向很明確,這個故事該結束了,我也該睡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rry1022 的頭像
sherry1022

寬闊‧遨遊‧自在飛翔......

sherry1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