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個偏遠村莊,物資本就不是很充足,無奈遇上天災,水源斷流,生活更辛苦,曾有人問村民為什麼不離開,村民回答:「萬一外面更糟糕怎麼辦?我還有妻小,我也沒錢搬離這裡,這裡有我熟悉的一切,我覺得這樣很好,我寧願等待,總有一天水會回來的,以前能,現在爲什麼不能?」但村民們始終沒有等到那一天,日子愈來愈辛苦。

某天,有個從外地來的旅人經過村莊,看到這個情形,便告訴他們:「東北方的森林裡有地下泉水,不受日曬影響,長期不斷流,你們何不去看看?」
有的村民已經無法忍受旱災的日子,決定去一探究竟,但有更多村民強烈反對:「據說東北的森林深處有吃人的巫婆,會變換成各種樣子,你不要被騙了,搞不好剛才那個人就是巫婆變的!」「要開挖地下泉水勢必要花很多力氣和金錢,萬一根本沒有地下泉水不是虧大了?」「我進森林砍柴二十年了,連水聲都沒聽到過,不可能!」反彈聲浪很大,但還是有一些村民決定去碰碰運氣。

說也奇怪,那批村民去了之後就沒回來,謠言四起:「一定有吃人的巫婆,搞不好還有毒蛇猛獸。」「我奶奶說森林有迷路餓死的冤魂會殺人……」「前幾天有人看到破碎的屍塊,好像是我們村子的人……村民群情激憤,在森林外咆哮,開始埋怨村長為什麼不將旅人趕走,埋怨家人怎麼不照顧好自己的孩子,也埋怨那群村民不聽勸,他們恨不得燒了森林。

多年後,當年那批村民回來了,並且帶來好消息,經過這些日子,他們的衣服與容貌都變了不少,臉頰瘦了一些 ,有的人鬍子長滿了整臉,和當年完全不同了。然而,當他們回到村莊時,村民沒有太大喜悅,反而細細打量著他們的穿著、略微消瘦的身材,彷彿他們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人,在旁議論紛紛。

「你們不是已經死了嗎?」

「你在說什麼啊?我們去開挖泉水啊!」

「你們和以前不一樣了,不要靠近我,我不認識你。」

「你們是怎麼了?村裡不是還缺水嗎?我們已經成功回來了!我們需要更多人手去輪班提水!」

「胡說!森林裡只有吃人的巫婆,哪有什麼水!你一定是巫婆變的!」

「對啊!森林這麼危險,怎麼可能活著出來,你一定是想要引誘更多村民進去森林被你吃掉!」

「快告訴我,你真的是我的家人嗎?裡面真的有泉水嗎?」一位村民激動又帶有些許恐懼的問著。

「我是……從森林回來的村民話還沒說完,就被另一位村民拿棍棒從後方重重的往後腦杓打過去,當場血流如注,痛苦的在地上呻吟。

「別聽巫婆的話,他在利用你的感情,要騙你進森林取水!」

「你們怎麼亂打人啊!是真的有泉水啊!哪有什麼巫婆啊!」

「哼,巫婆才不會承認自己是巫婆,我絕不容許你們再傷害我們這個純樸的村莊!」村長拄著柺杖,義正辭嚴的帶領著村民與巫婆對峙,衝突一觸即發。也許是因為當年沒能阻止旅人帶著無辜村民進入森林,所以村長這次說什麼也要保護村民。

那天晚上,沒有人願意回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森林大火燒了好幾夜還燒不完,斑駁的血跡濺在龜裂的磚牆上、農地上,這一夜的村莊好嘈雜,又好安靜。

日子愈來愈辛苦,村民痛苦到了極點,有人終究還是選擇搬走,有人再度想起那個森林深處的神秘泉水,看著破敗的村莊,村長忍痛宣布:「為了保護村民安全,為了不讓村莊受到更大傷害,即日起,凡是進入森林的,沒有任何理由,一律處以火刑,此外,無論大人、小孩、老人,都要參與到另一座山頭取水的工作。」

當年那批進森林探險的村民呢?不重要了,也沒有人願意想起他們去哪了,他們來不及說,當年他們在旅人的帶領下找到位於森林深處的泉水,為了開挖,決定長期紮營在森林裡,衣服破了,就在森林裡尋找材料製作,餓了,就摘野果、打獵維生,就這樣艱苦的為村莊的未來努力著,直到身材消瘦,直到任務完成。最後,沒人使用那些泉水,沒人知道這趟旅程的價值,所以那些村民都不重要了,在人們心中,重要的只有豎立在焦黃乾枯的森林口外的警告牌:「不得進入森林,與巫婆共謀者一律處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rry1022 的頭像
sherry1022

寬闊‧遨遊‧自在飛翔......

sherry1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