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原是我高三參加校內徵文比賽的作品,因為我很喜歡這一篇,所以畢業後我保留
故事主體,將它大大修飾了一遍,但時間不對,一直沒放上部落格,趁著母親節,我
又重溫了一回真心為文的感動。


      
那年的傍晚,雖然是炙熱的五月天卻下著滂沱大雨。午後的雷陣雨,突如其來,
澆熄滾燙的柏油路,路人匆匆踏過,留下淺淺的腳印和白煙,路面隨即又被刷洗,剛
才的焦慮彷彿墜落懸崖,急速消失,聲音卻還在空氣中打轉。行人手上的書本、皮包
都成了現成的雨傘,叫聲夾雜雨打聲,顯得異常混亂。
 
      我穿著藍色雨衣,在遠處看著花店的玻璃窗,剛跨出一步,隨即退開兩步,繞著
沒有盡頭的走廊,徘徊許久,終於決定壓下心中的不安,前去面對現實。「嘎!」的
一聲,推開玻璃門,門上的風鈴叮叮噹噹演奏音樂,服務人員穿著紅色圍裙,轉頭對
我露出親切的笑容,一掃雨天的憂鬱,迎面而來的花香更讓人有來到天堂的舒適感受。
 
      拿起一朵康乃馨,紅色花瓣是我的帶路人,我回到了母親的懷抱。兩頰的蘋果紅
是母親的特徵,微粗但溫暖的雙手是媽媽對子女的關懷。小時候,在溫暖的臂彎裡抬
頭看那烏黑的秀髮,母親身上的淡香我從未忘記,長大後,換我拉著母親的手,帶她
進入我未知的故事。低頭看著那逐漸花白的短髮,從前的烏黑在我記憶中逐漸褪色。
長久對家庭的付出讓母親光彩不再,隨著歲月,將精華一點一滴的淋在未長大的幼苗
上。母親像是棵大樹,開滿茂密的枝葉,努力為葉子下的果實吸收養分,為尚未成熟
的生命遮風避雨,縱使有天果實將隨鳥兒離開大樹,她也願意只耕耘,不求收穫。
 
      曾有帶刺玫瑰的尖銳,曾有放肆狂奔的驕縱,母親呵護小花的雙手卻始終沒停頓
過。離家前的絕情相望如今正和我天人交戰,前進還是後退?微笑還是咆嘯?手心的
溫度及汗水在康乃馨的包裝紙上繪出白霧和雨滴,包裝紙內的沉悶,天欲雨,不雨!
浪子製造了這不屬於康乃馨的氣候。
 
      花香竄入鼻腔,在心裡發一株幼苗,一對剛進門的母女正捧著一束康乃馨說著母
親節的晚宴,瞬間,我的眼眶濕了,眼裡盡是小時候與母親逛花店的情景和扭曲模糊
的康乃馨。看著手中的花,轉身,付帳,離開!直奔等我已久的家!這一刻,我已明
白如何回報大樹的付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rry1022 的頭像
sherry1022

寬闊‧遨遊‧自在飛翔......

sherry1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